当前位置: 主页 > 插花艺术 > 花道传递新春美好愿景 海口花艺导师介绍插花意境内容

花道传递新春美好愿景 海口花艺导师介绍插花意境

2018-06-22 03:00 作者:ru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连日的霏霏细雨,预示着春天的脚步近了,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也即将到来。一个普通的周末,在海口市海甸岛杜杜鸟花道会所里,一群花道学员正在辛勤忙碌:怎样选择合适的花朵,如何插放才能让作品更具有艺术性,什么样的配色更适合新春……

  传递新春美好愿景

  泳春作品“凤来仪”。

  花道

 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时节,对即将来临的丙申猴年的布置也应该不同于以往,家里需要一份别样的温暖、一份充满文艺情怀的精心布置:一朵怒放绚丽的紫色叶牡丹首当其冲,右侧伴有鲜红欲滴的、红白相间的康乃馨,左侧衬有精心修剪过、叶片简劲的绿色蒲葵叶,黄绿色娇嫩的兰花做配花若隐若现……

谢泳春的插花作品。

  在杜杜鸟花道会所的一角,一株紫色的兰花,如凤头高高直立,飞燕草由紫色渐变为粉色,再以大片龟背叶作为底衬,乍眼望去,这不就是一只飞来停留,颇有神韵的凤凰吗!

  “一盆用柔软的双手小心触碰、精心呵护过,凝神聚力去创作出来的插花作品,它是有着温度的,有插花人的虔诚,有送花人的寄情,还有惜花人的情怀,这本身就是别的物品所无法比拟的。”对于花道,谢泳春有着说不完的领悟。

  在另外一个主题“圆满如意”的插花作品中,一个圆形的花篮里,粉白色的牡丹“躺卧”在粉色的百合、或红或黄的兵乓菊和绿色的松针构建的背景中,两朵红艳的木棉安放在圆形花篮边上,以牡丹的富贵、百合的和美、木棉的炙热,构建了一副中式插花的美好愿景。

  令人惋惜的是,花道虽源于中国,却也在清朝末期凋零。清末中华大地遭列强凌辱,百姓随时有丧身亡国之忧,花道艺术同样在一夕之间衰落凋敝。

  和这样“规矩”的形式不一样的“圆满如意”还有着另外一幅自然的画风:两片鲜绿的蒲葵叶衬着一粉一紫两朵牡丹已将春意尽现,百合与绿掌点缀,简约而不简单,于“不经意”间传送美好祝愿。

  在新春将至,谢泳春与她的学生们一同插花迎春,期盼新年能够成为人们领悟花道之美的重要启程。

  学习了近一年的插花,范菁感受到了自己身心上的变化:“插花要求的是你能静下心来,我渐渐做到了。”在静下心来的这段时间里,范菁说自己能够抛却烦恼,和心灵有一段对话,明白心之所想所求。原本过着朝九晚五生活的范菁,在学习了插花之后来自工作的烦恼突然消失了,“我想能够一直和花道待在一起,接受这份艺术的洗礼。”

  富贵、团圆是人们心之所向,尤其在新年伊始,喜庆的装扮更会受人青睐。一花一世界,人们根据不同类型的花朵不同的外形,赋予了花儿们别样的寓意。插花,就是将这些美好而鲜活的花朵,组合在一起,让美丽不单调,让情感更丰富。

  “有凤来仪”,说的是吉祥如意,呈祥万分。顺着谢泳春所指,在会馆的另外一面,几根银柳和黄灿的跳舞兰相织,以插花中斜插的手法,再与粉红百合共舞,这才是所谓的亭亭玉立,也正是一副凤来呈祥之景。

  泳春作品“圆满如意”。

  早在距今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,插花就成了中国人互通情感的物件;到了南北朝时,中国人开始有了佛前供花的习惯;又经历了历朝历代的发展,插花逐渐形成系统的技术手法和规定,直至系统阐述花道的书籍问世,花道成为一种技艺、一门文化。比如,明朝袁宏道的《瓶史》、高濂的《瓶花三说》、张谦徳的《瓶花谱》等,均是中国最早的专业花艺著作。清朝插花的兴盛更是达到了顶峰——花朵已不再是达官贵人才能欣赏使用的物品,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够与花道充分接触,春节之时更是以鲜花装扮庆典。

  对插花人而言,花朵是温情的代表;对收花人来说,还饱含满满的情谊;对用插花装扮的新春来说,更令人深感耳目一新。人们恍若置身花园,在隆重的新春礼炮声中还能体会春日般的清新。这美好与情谊的深深结合,这美好花艺与春节的重逢,让人铭记新春的簇新!

  课堂之上,与泳春老师交流后,范菁找到了答案——黄色和粉色的飞燕草,灵动暖心;绿色的康乃馨相伴,传递祝福与感激;再以绿色绣球点缀,颜色融洽相配,是新春的一抹祝福,更是一份惊喜。